您的位置:欣欣旅游网> 西宁旅行社>青海光大国际旅行社>旅游攻略 > 西宁的司机师傅

旅游攻略

西宁的司机师傅

2016-04-07   来源:知乎@菀桑柔   点击数:341
[导读]来这里呆了两天,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是西宁人真是太萌了୧

下了高铁到西宁,偌大的车站广场四通八达,就是找不到出口在哪,行李箱嘎啦嘎啦的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一个警察蜀黍突然就出现了,一脸严肃的给我指明了方向,诚惶诚恐的拜谢了人民警察的我,非常顺利的就打到了车,对比于在兰州的寒风里冻了半个小时也没人愿意载你一程的窘境,我感动的差点哭出来,同是大西北,在兰州打车,就像在机场等一艘船...

在西宁遇到的第一个出租车司机,有点热情...
大叔开口就问,姑娘不是本地人吧,从北京过来?我敷衍的打了个哈哈,是啊是啊,出差,呵呵... 大叔一听这话,话匣子就娄不住了,哎呀北京那边雾霾挺大吧,我看微信新闻上的照片都快成仙境了,你看我们西宁,空气多好啊,一点霾都没有,再看我们这路,又宽敞又干净,哎呀其实最好的还是我们这的小伙子,帅的呦.. 哎姑娘你没对象呢吧,找个西宁小伙吧,嫁这边来多好巴拉巴拉巴拉... 我赔笑着说,是是是,真不赖,到30还没对象就嫁过来呵呵,哎呦师傅您慢点开我这高原反应还没过呢...
到了宾馆附近,开完发票我刚要下车,大叔又说,姑娘住这地不错啊,晚上你出去溜达溜达,你这附近哪哪哪有好吃的,哎呦那肉香的哟,我跟你说我们西宁别的没有,就是牛羊肉特新鲜,你在北京绝对吃不到的,哎对就那边有步行街有小吃街巴拉巴拉巴拉... 拉着车门的我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终于等大叔完整的介绍完这附近所有的美食才敢拉着行李箱下来,站在路边目送了大叔走远,诚惶诚恐的心情到了2.0升级版,西宁人民真是太热情了...

在西宁遇到的第二个出租车司机,有点文艺...
看年纪应该叫大哥,一上车大哥就说,你去这地方有点堵,放心我不会绕路...
我赔笑,是是是,我相信西宁人民绝对真诚...说完了静止了得有一分钟,我心想卧槽我这话说得是不是有点蛋逼了... 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了句,大哥,我看西宁大街上有很多人戴着小白帽子,这是回民吧。大哥略带沧桑的叹了口气,看都没看我一眼,一本正经的开始给我普及西宁的历史文化... 话说这大西北,在很久以前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界,当年毛爷爷一声令下,知识青年们纷纷上山下乡,奔赴大西北的青年们多如牛毛,时间倏忽而过,很多没能回家的人,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发枝散叶,所以西宁现今的居民有相当一部分是那会留下的外地人。与此同时,青海还是中国多民族聚居地之一,除汉族外,世居青海的主要还有汉、回、藏、撒拉、土家、蒙古、土等民族,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各民族渐渐发展融合,形成了既有自己独特风情又能兼容并包的一种文化生活现状,所以在大街上,你既能看到穿着藏服的穆斯林教徒,也能看到带着平顶白帽烤着肉串的回族小哥。
讲完这些的时候,我的目的地也到了,临走前,大哥还是略带沧桑的口吻,姑娘,一个人出门在外,小心。
办完正事出来,路过一个类似于步行街的地方,我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兼容并包的文化,一个基督教堂,一个西藏扎什伦布寺,面对面坐落在一条窄街的两侧,庄严肃穆里带着点异样的萌感...



在西宁遇到的第三个司机,有点伤感...
看地图发现要去的地方离自己的坐标有点远,我开始有点期待这次打车会遇到个什么样的司机...刚招手一辆出租车就停下了,我上车表明了目标地点,司机看年龄还是得叫大叔,毛发稀疏,皮肤粗糙黝黑,典型的哥形象,大叔笑呵呵的看着我说,小姑娘,你是北京人吧,我说我这口音你怎么一下就断定我是北京人啊,好多人初次见听我说话会误认为我是东北的,大叔眉毛一立,怎么可能,你这就是北京口音,我不会听错的,我呵呵笑的说,我家在北京郊区,口音自成一派,并且身边的东北朋友占多数,所以会带点东北味~ 大叔豪迈的一笑,重复的说着,北京好啊北京不错北京真是个好地方,我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大叔这浓厚的北京情结是从何而来啊... 果不其然,接下来他就讲了一个又悲情又浪漫的爱情故事... 在遥远的24年前,当时的大叔还是个青涩小伙,五次进京未果而返,就是为了去奔赴心爱的姑娘。
姑娘当年随父母来西宁,在校园里认识了大叔,俩人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少年人懂什么情情爱爱的,不过就是偷偷摸摸拉拉小手, 上课传传小纸条,并且还要处处躲着姑娘的妈,也就是他们当时的班主任= = ,就这样俩人一起走过了所有年少岁月,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姑娘的父亲是当时西宁某个文艺工作单位的职员,专管舞台灯光道具,姑娘中专毕业后顺利的接了父亲的班,进了这个单位当一名小会计,大叔待业,一边找工作一边谋划着两人的未来,然而姑娘的父母却突然决定回北京发展,走的突然,姑娘没来得及交待一切,留下个地址就随父母回了北京,大叔随后就追了过去,找到姑娘后就求了婚,然而小两口还没来得及诉说相思之苦,就被姑娘的父母狠心拆散,理由很简单,希望姑娘在北京寻个良人嫁了,有份安稳踏实的工作,相夫教子过完一生,而当时的大叔,除了真心,一无所有,听到这我想,这剧情有点熟悉啊,这不是裸婚时代吗卧槽,大叔俨然西宁版刘易阳啊,然而现实并不像影视剧一样跌宕起伏,过程波折却都能是HE结局,真心并未打动姑娘的父母,他们断绝了俩人一切见面的机会,大叔仅有的一点积蓄,耗尽在大北京的冬夜里,身无分文的他,连回西宁的路费都是借的。就这样一别经年,姑娘嫁做人妇,大叔从同学处得知姑娘的婚讯,终于死心,经家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讲到这大叔深深地叹了口气,我默哀的看了他三秒,接着问,那后来呢,你还见过她吗,大叔又呵呵呵的笑了说,见过啊,前几年班长组织同学聚会,我见到她了,胖了,挺富态的,看起来过的不错,听说他老公是北外的教授,她自己也事业有成,做生意赶上了好时候,赚了不少钱,他们有个女儿,应该跟你差不多大。然后他又叹了口气说,我儿子今年高考,想去北京,她还托人跟我说,孩子要是真去了那边,她可以帮忙照顾照顾... 故事讲到这,我也到了目的地,付完了车钱,我想了想,非常郑重的跟大叔说,人这一辈子,其实有点遗憾也挺好的,我不知道您听没听过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故事,一个男人,如果娶了红玫瑰,时间久了,红玫瑰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成为了心里的明月光,如果娶了白玫瑰,时间久了,白玫瑰变成了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玫瑰成为了心口的一颗朱砂痣,这就是遗憾的美。大叔还是笑,你这个小姑娘说话真有意思,我有点尴尬,假装低头整理了一下背包说,您别看我年纪小,有些事还是明白的,听您讲了这个故事我挺高兴的,希望您儿子今年能考个好学校。说完就下了车,这次我没再目送司机大叔离开,每个人的时间都这么有限,我还要去做我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我走的路是不是对的,但我敢肯定,我一定不会后悔,有些遗憾,当他成为过往的时候,就不再是遗憾了,愿无岁月可回头。

西宁的傍晚来的比北京晚了一点,气温也相对温和,回宾馆的时候,我路过一个公园,名叫人民公园,占地面积相当大,我想起小时候写过的那些小说,主人公们总是喜欢在大年夜里去一个叫人民广场的地方看烟花,当年写这类桥段总是乐此不疲,然而结局却没人能厮守在人民广场灿烂的烟花盛宴里,那时候还不懂人心,却总爱写着人心叵测的故事,等到年岁渐长,却再也编不出来干净纯粹的故事,成长的代价也不外乎如此。
我穿过人民公园,在公园中心的人工湖前停下了脚步,正好赶上落日,这的景儿真好,可惜身边没有伴儿能体会一下我现在的心情,想到这,我赶紧吃了口狗粮压压惊。

作者:菀桑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