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欣欣旅游网> 乌鲁木齐旅行社>新疆康辉大自然国际旅行社>旅游专题>爱上台湾-2018新疆赴台湾旅游计划建议

爱上台湾-2018新疆赴台湾旅游计划建议

海岛游

新疆康辉:首批获得赴台旅游资质的国际旅行社 康辉旅游-国际知名品牌 新疆组织赴台旅游最大最强的国际旅行社 爱上台湾,迷上台湾,了解台湾,最好是去台湾吧!

新疆赴台湾旅游线路大全

    何时到台湾旅游?

  请看台湾的气候特点:台湾四面环海,属于亚热带海洋性气候。受到海洋性季风的调节,台湾终年气候宜人,冬无严寒,夏无酷热。岛上树木葱笼,百花芬芳,年平均气温,除高山地区外约为22℃左右。4月到11月是台湾的夏季,平均气温约在28℃左右;12月到翌年3月是台湾“凉爽”的冬季,即便在最冷的2月,平均气温也在20℃左右。由此可见,到台湾旅游,尤其对新疆人来说,气候很是合适,特别是当我们新疆身处寒冬的季节。

  台湾旅游:期待,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

  老年人会想探究过去的历史,年轻人会想追逐台湾偶像剧里的那种清新风,聆听那校园歌谣的流行声。或许有人只是想在夜市大饱口福,或是体验一下台湾诚品书店的文艺不打烊。有人想追随邓丽君“小城故事多”的歌声,体验“忠孝东路走九遍”的台北人情味,观碧海蓝天的垦丁风光与美轮美奂的故宫珍宝。总之,台湾之旅,你定能心满意足,不虚此行!

  以上是我常年给我的朋友和游客介绍的内容。

   然而,听多了游客游完台湾后的反馈,闲来阅读了大陆作家韩寒《太平洋的风》与台湾作家廖信忠《我们台湾这些年》后,不禁想推荐这两篇文章给大家。请点击进入。

韩寒《太平洋的风》  

   我想,台湾的文化,也是我们应该观察和体会的。百姓的生活、言谈举止,街道,社区,小店小商,无不体现一种生活真实的状态。与我们的生活有无差异?可否有值得借鉴之处?在过去几十年方方面面的高速发展中,人们如何做到当前的从容?想想自己的历程,想想泰国的的纷争,尽管道路不同,但对幸福生活的追寻的“中国梦”,含义没有不同!人们相互礼让,温文儒雅,生活环境干净,空气清洁,食品安全,社会公平,人人心存正义,经济发展均衡无贫困,这样的社会,不就是古人乃至现代人所期盼所梦寐以求的吗?“世外桃源”在哪里?我想,如果人人在心的一角存有一个如此温馨的愿望,你我的生活会更美好!

    在一个文明和谐的社会里,其实,人人都是这百花园中平等的一份子,做最好的自己尤其重要。 

  儒家文化,外来的影响,台湾本土文化以及现代文明的冲击,如此众多的甄别取舍,扬善抑恶,永远是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主旋律。

  因此,在品乌龙茶,泡温泉,吃糕饼的同时,也请体察台湾的文化,了解台湾发展变化的历程,最好,如读一本书。我想,此乃谓旅游价值的精髓。

  是的,台湾总在那里,快行动吧!

  新疆人到台湾旅游办证须知(点击进入)

大陆居民到金马澎地区旅游“落地签”启动

 

有兴趣?请继续:最近蔡英文的当选,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以及世界许多国家的各种反应,都使我想要真真正正的认识台湾。 台湾,我们真的了解你吗?

以下来自 许纪霖老师的博文:你真的了解台湾这个亚细亚孤儿的迷离身世吗? 

台湾的历史,是一部充满辛酸与悲情的孤儿史。16世纪的世界地理大发现,使得中国的东南沿海,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欧洲探险家、商人的帆船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上,台湾首先为葡萄牙人发现,被称为美丽岛(Formosa),然后被荷兰人占领,一座原先只有原住民的蛮荒之岛从此被裹挟进文明的进程。“红毛番”荷兰人统治台湾不过38年,便被郑成功的水师驱逐出境,从17世纪中叶开始,台湾成为“国姓爷”郑成功的天下,正式进入中国历史。二十年后,施琅率领清军攻占海岛,从此台湾并入清朝的版图。郑氏王朝期间,台湾的原住民10万人,随郑来台的闽南移民10万人,但在清朝统治的二百年间,大批福建广东移民涌入,人口从原先的20万增加到300万人。1895年一纸马关条约,美丽的宝岛连同300万臣民被清朝割让给日本,半个世纪之后日本战败,台湾重新回到中国的怀抱。回归不久,又发生了国民政府军队屠杀本地人的二·二八惨案,在台湾人心中留下的历史创伤,至今没有平复。1949年,国民政府在大陆溃败兵退海岛,200万“外省人”避逃台湾,此为第二波移民高峰。

纵观四百多年的台湾历史,这个“亚细亚的孤儿”可谓身世离奇:被“红毛番”统治,由郑成功夺回,经清朝两百年管束教养,又作为战败国的贡品,送给日本人当养子;战后二度回归祖国,却遭了一顿毒打,最后“父亲”逃亡到海岛,反认他乡为故乡。

二波移民,四度易主,中原士大夫文化、闽南庶民文化、日本皇民文化与近代白话新文化如走马灯一般轮番上场,让台湾人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归属变得扑朔迷离,变幻不已。1950年代出生的台湾作家郑鸿生,写过一本《寻找大范男孩》,向读者展现了祖父、父亲与自己三代台湾人的故事。爷爷是前清遗老,父亲变日本皇民,儿子成民国青年,三代之间的传承与断裂,昭示了一个世纪台湾人的认同困境。

一个人的身份认同来自于文化。清朝统治下的台湾,就像中国的其它地域一样,上层精英接受的是儒家士大夫文化,它通过统一的科举考试将边陲的小岛与大一统王朝联系起来,认同的是天下主义的大中华文明。然而,对于大多数在台湾扎根定居的闽南移民来说,天高皇帝远,他们所认同的只是与生俱来的闽南文化,只有地方意识,没有国家认同。地方与清王朝的关联,一方面通过士大夫精英获得沟通,读书人既是国家精英,又是地方领袖;另一方面王朝通过对地方宗族、祭祀、礼仪的确认与控制,将闽南文化整合到整个大一统文化秩序之中,清朝台湾人的国家认同不是显性的,而是内化在作为大中华文化一部分的地方认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