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欣欣旅游网> 南平旅行社>武夷山市享游国际旅行社>娱乐 > 莫言与武夷岩茶的故事

娱乐

莫言与武夷岩茶的故事

2014-03-19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341

福建这片土地对于莫言来说或许是有一些情愫的,更有一段与武夷岩茶的不解之缘。

        莫言有首题为《赠星村茶厂主人》的诗:“武夷形胜地,茶叶堪称王。一袭大红袍,千里闻异香。品高何畏妒,味厚咒无伤。俯首勤耕耘,锁口止诽谤。”
        端看此诗,字里行间描绘的恰是武夷山之灵秀结晶,乌龙茶之王——武夷大红袍。行文形神兼具,笔触深刻,尤其是最后四句,提升了整首诗的主题,将品饮武夷茶之意象升华到了全然开阔的境界。这八句诗中看似水到渠成的起承转合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秘辛。
        2005年11月27日,莫言先生参加《北京文学》在武夷山举办的“全国中篇小说年会”,年会召开前,武夷山市文联主席赵勇先生陪同着莫言先生观览武夷山水。恰逢知音,此间二人相谈甚欢,莫言先生十分尽兴,游毕他写下了“武夷形胜地,茶叶堪称王。一袭大红袍,千里闻异香”四句诗。

        随后,年会正式开始,这其实本只是一场墨客间彼此交流的文化盛宴,不想,其中却发生了一段插曲,就是著名青年批评家李建军和作家莫言发生了一场面对面的“交锋”。
        李建军先生在与会发言上将矛头直指莫言先生,一席话,语惊四座。总结起来主要是批评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美国有一个教授约默斯·英格在一篇文章《史诗般的小说,一流的中国作家》中说:“莫言是世界级的作家,可能是鲁迅、老舍以来最有前途的中国作家。”李建军批评莫言先生把它印到自己的散文集后面。第二件事是批评了莫言等四个作家去北大参加瑞典文学院和北大合办的斯特林堡讨论会的事,这事又涉及到了诺贝尔奖项。

        莫言先生遇到将其批得一文不名之人,也非圣人皆可释然。会后莫言先生受邀来到武夷山星村一茶厂品饮大红袍。忘我唯好茶,在大红袍的幽、韵、绵长中,尘俗之事慢慢涤清。若说几日前莫言先生对大红袍的品饮还停留在感官上的享受,此时,结合前情时景,不知几番思潮翻涌,莫言先生从大红袍中解脱了烦闷思绪,领晤了茶中旨意:一切惟自然乾坤,凡尘俗世,唯心而已,放下,即是对世事最好的人生仪态。正印证卢仝所言:“两碗破孤烦,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莫言先生又在“武夷形胜地,茶叶堪称王。一袭大红袍,千里闻异香”之后又续上了四句:“品高何畏妒,味厚咒无伤。俯首勤耕耘,锁口止诽谤”。  
        短短三十字,体现的不只是莫言先生对武夷茶的感情,更是一种人性的反映,也是他文学与人生自省的真实写照,除了大红袍的醇厚之外,我们还能读出许许多多人生的追求与精神的境界。
        一袭大红袍成了契机,让莫言先生勘透这一人间情事,明晰己心。其实茶的妙处也恰恰在此,茶与心,从来如影随形,以茶养心,以茶洗心,在纷繁复杂的社会标准和价值观中,有太多迷失的心灵,无论是作家,亦或茶人。但是莫言先生在茶中悟得“品高何畏妒,味厚咒无伤。俯首勤耕耘,锁口止诽谤”,这不能说是一次无言的抗争,它更像是一次凿凿的历练。